您当前位置是:首页 -> 宁夏法院网 -> “回首芳华 见证成长——我与宁夏法院”征文展播
法官夫妻的多味人生
2018-08-16

  【“回首芳华 见证成长——我与宁夏法院”主题征文】

  法官夫妻的多味人生

  您对法官是什么印象?是身穿法袍、头戴假发套的银幕形象?还是高高在上的审判者?可实际上,法官也是一个个鲜活的普通人,他们不仅要对法庭上出现的各种情况迅捷作出反应,还得在调解时有理有据。而在生活中,他们也会因为工作太忙而无暇照料生病的孩子……

  2017年,全区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207152件,法官人均结案175件,较2012年增长近3倍,最高的达到385件,案多人少矛盾异常突出。尤其是到了年底,忙得“不可开交”这四个字可以说是法官工作最真实的写照。

  那么,如果家中有两人都是一线法官或者在法院工作,他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呢?近日,自治区高院梳理出全区法院50多对夫妻干警、父子干警、姊妹干警。他们中有的几代人长期扎根基层法院,有的夫妻两地分居,有的兄弟姊妹跨区域在法院工作,他们相扶相携,在各自的岗位上小有建树,他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在彼此的鼓励中共同前进,舍小家顾大家,无私奉献在法院的审判执行岗位。7月25、26日,本报选取了其中两对夫妻进行了采访,带您走近法官、了解法官。

  相同的经历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26日上午9时许,银川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副庭长郭鹏坐在办公桌前,一边整理着手头的卷宗,一边接听当事人的来电。此时,西夏区法院民一庭法官李巍正在整理卷宗准备开庭。同一时间,不同地点,这对法官夫妻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郭鹏是个陕西小伙子,而李巍是个地道的宁夏姑娘。2004年,郭鹏从西北政法大学毕业,2006年通过司考之后在西安做起了律师,此时,李巍刚从中南财经大学毕业,在一家企业工作两年后通过了司考,也做了两年律师。也许是缘分使然,在做了两年律师后,两人都觉得当一名法官是他们作为法律人的梦想,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两人前后考到银川市中院和西夏区法院工作。

  虽然都在一个系统,但两人并不相识。直到2011年5月,经同行介绍两人相识,相同的职业,相同的经历,性情相投的两人很快就发展为情侣。2013年5月,带着亲友和同事的祝福,两人步入婚姻殿堂,由于工作繁忙,婚后第三天,新郎官郭鹏就上班了。他说,至今仍欠妻子一场蜜月旅行。次年,儿子的出生为他们的工作生活注入了新的色彩。休完了产假,李巍回归工作岗位,在西夏区法院民一庭负责审理婚姻等家事案件,郭鹏则在银川中院民一庭工作一段时间后又回到刑一庭。随着法院收案数的逐年增多,两人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又要忙于工作又要照顾家庭,总得有人作出适当“牺牲”,于是两人有个不成文的约定——谁的案子紧急谁就去加班,就因为这样,一家人很少有时间聚在一起。

  说到孩子,两人都有些愧疚,郭鹏说,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孩子不到一岁时,生病咳嗽了几天,原本以为是普通感冒,结果那天下午四点多他在上班时,接到母亲来电,说是孩子发烧过了39℃了,让他赶紧请假回来带孩子去看病。接到电话,郭鹏心急如焚,此时妻子李巍正在江苏出差,父母又不识字,不熟悉医院看病的流程。他恨不能立即飞到儿子身边,但不巧的是那天偏偏有个很重要的案子要调解,律师、当事人都已经来了,他只能暂时将儿子的病情放一边。等到案子调解完毕,他走出法院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此时,儿子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房里了。原来,父母见他忙得回不来,便自己带了孙子去医院,经别人指点,老人帮孙子挂了号做了各种检查,医生诊断孩子得了肺炎需要住院。那天晚上,郭鹏衣不解带地在医院陪了儿子一夜,摸着孩子滚烫的额头,听着孩子急促的咳嗽声,当父亲的心揪的一阵比一阵紧。但次日一早,他便又要去上班。“没办法,我也想陪孩子,但还要开庭。”郭鹏说。

  关于孩子,两人还有件遗憾事。那是去年冬天,李巍怀孕了,而此时案子正多,如果不加班一些案件就很难在法定期限内办理完成。因此,李巍和不少同事一样,每周末主动加班一天。也许是太累的缘故,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流产了。李巍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按说坐小月子不能劳累得好好卧床静养,可李巍却没办法静养,她经常打电话让书记员将卷宗送到家里,在家里写裁判文书。

  家里有两位法官究竟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李巍和郭鹏说,一是相互理解,不会因为对方经常加班而想不通;二是互相学习,遇到一些法律难点,可以互相讨论。如今,这对夫妻法官在各自工作领域内小有建树,在生活方面他们希望能再生一个孩子,工作方面则希望互相理解,共同探讨,共同成长。

  兜兜转转还是嫁给了法院的

  “85后”麻艳彬和穆晓燕夫妻俩都在银川市兴庆区法院工作,麻艳彬是山东人,2008年从大连民族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后曾在北京工作过一段时间,2010年通过司考,2012年9月份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兴庆区法院执行局工作至今。穆晓燕是固原人,2011年从华北科技学院信息与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次年5月份通过公考进入法院做网络管理员。

  说起两人结缘的过程,两人忍不住都笑了。穆晓燕比麻艳彬早半年进入法院工作。麻艳彬刚进法院时,法院的一位领导就曾为他俩牵线,此时穆晓燕还不知道麻艳彬是哪位,一听是法院的立马就回绝了。“法院太忙了,我不想找法院的。”穆晓燕说,此后,不断有同事给他们牵线,那时麻艳彬在法院执行局,穆晓燕则负责执行局的扎口结案工作。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日常接触中,心思细腻的麻艳彬走进了穆晓燕的心里。

  他俩的恋爱过程也颇为低调,恋爱一年多,几乎每天中午都能在单位食堂碰到对方,却经常是各自端了饭菜冲对方一笑,然后分别和别的同事坐一起共用午餐。以至于2015年8月,他们结婚发请柬时,一些同事竟然大吃一惊。“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找了法院的,要是早两年就找了的话没准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记者采访时,两口子打趣道。

  虽然在一个单位工作,但两人碰面的机会却不多,穆晓燕现在在审判管理办公室工作,麻艳彬仍然在执行局工作。每当听闻丈夫出去堵老赖时,穆晓燕就忍不住为丈夫担心。此外,麻艳彬身为执行法官,每天最少都能接到四五十个电话,这个询问执行进展,那个提供老赖线索的,就连休息时间也不能轻松。穆晓燕开玩笑说,从两人恋爱至今,自己经常被麻艳彬“放鸽子”,电影票买好了只能一个人去看,说好的一起回娘家都到了车站了,麻艳彬却被申请执行人的一个电话叫走了。

  都说执行局法官不好干,随时接到一个电话就要加班。其实,在审管办工作的穆晓燕也不轻松,对于她来说,加班做报表是常事,尤其是元旦、五一、十一这种国家法定节假日。

  作为同事又是夫妻,工作和生活如何平衡?这也是两口子目前最大的困扰。最近这几天,他们又遇到了点烦心事——麻艳彬的母亲手指受伤了,孩子没人带了。接受记者采访时,两人着急慌忙地才从医院赶来,还带着两岁多的女儿。今后的几天,他们只能带着女儿一起上班。未来,夫妻二人都希望生活中能平平稳稳,工作中携手并进!

  原文载于《新消息报》2018年7月31日第11版。

  作者:王若英 新消息报记者

回到首页】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责任编辑】:马杰
【稿件来源】:宁夏法院网
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北京东路149号 邮编:750001 诉讼服务热线:12368
宁ICP备08100089号 技术支持:宁夏新闻网宁公网安备640104020001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