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首页 -> 宁夏法院网 -> “回首芳华 见证成长——我与宁夏法院”征文展播
一只鸡的故事
2018-08-07

  【开栏的话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的喜庆之年,也是宁夏法院成立60周年的同喜之年。为纪念宁夏法院60年来的发展历程、巨大变化和改革变迁,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今年5月,在全区法院和全社会开启了“回首芳华 见证成长—我与宁夏法院 ”主题征文活动。目前,部分热心群众和法院干警积极撰写并给我们投来了征文作品。他们或回首心中珍藏的感动,或回忆抒写在法院的青春,或记录见证法院成长的岁月,或展示心中珍藏的过往,让我们在征文作品的欣赏中看到了宁夏法院和一代又一代宁夏法院人的诞生、成长……

  今天,我们在宁夏法院网开通纪念宁夏法院成立60周年主题[征文展播]栏目,陆续展出征文作品。希望大家能在文章的品味阅读中感受相似与不同,希望能在作品的字里行间找寻情感的共鸣,希望能在故事的流淌聆听中回味岁月,希望能在情感的共鸣升华中再忆初心。也期待大家,做读者,也做作者;做聆听者,也做讲述者;做创造者,也做传播者,与我们一起,记录点滴,讲述生活,回首芳华,见证成长。  

  一只鸡的故事

  今年是宁夏法院成立六十周年。这六十年来,宁夏法院系统,就像是正义的维护者,法治的守护神,驱除邪恶与黑暗,守卫公平与正义。宁夏法院的各级工作者,铁肩担道义,热血写青春,给人民带来了阳光,带来了甜美的生活,繁荣的社会,还有对美丽中国梦的向往。

  可在我的心中,对宁夏法院印象最深的,却是一件小事。这件小事,与一只鸡有关。

  也许你会问,一只鸡,用得着法院去判吗?不,对于人民来说,有时候,一只鸡也并不是小事,而是关乎着正义的宣判,与人格的尊严。

  这只鸡的主人,是一个名叫马连花的回族老大娘。她是中卫人,快七十多岁了,一个人住在破败的窖洞里。平时,就靠种些小菜,养些鸡鸭过生活。

  可是,有一天,她的一只老母鸡,却被人偷走了。而偷鸡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她的二儿子。

  二儿子因为家庭琐事,与马连花有矛盾,怀疑她偏心,向着大哥。因此,哥俩平时就互不往来,怒目相向。

  那天,是大儿子的生日,马连花就准备提着这只老母鸡去做寿。她把母鸡用绳子系着,放在鸡笼里,准备提走。

  可是,这一切情况,都被小儿子发现了。小儿子气不过,就悄悄偷走了老母鸡。

  可是,他的偷窃行为,却被大儿子及老母亲发现了。于是,大儿子报告村长,要求处分二儿子。而村长,联系在正在村里调研的我与宋庭长。

  当时,我正在镇里的法庭实习,我的“师傅”,就是法庭的宋庭长。他五十多岁,皮肤黝黑,人很憨厚。他在农村从事法治工作二十多年了,经验丰富。

  我们一行人,走进了马大娘的院子里。而审案的对象,却是一只被绳子系着,价值最多一百多块的老母鸡。而对峙的双方,却是大儿子与二儿子,还有他们的老母亲。

  马连花看看我们,又看看儿子们,不住地叹气。看得出来。她的心里很矛盾。因为都是一家人,处理谁,她的心里都不好受。

  我看着这种情况,心里直发怵,也不知道咋办。如果依照法律来说,也谈不上重罚谁;如不罚,这一家人的矛盾,可能会更加加深。

  我看看宋庭长。没想到,宋庭长却表情平静,甚至有些嘻嘻哈哈的,他给这个递烟,又给那个递烟,还道家常。仿佛当事人是他,他倒象是一个朴实的老农民。

  宋庭长说:“这样吧,既然我们来了,就给你们判个结果。但是,法律不是儿戏,如果出了结果,你们可要认同。”

  那二儿子,可能心虚,嚷道:“法官,我明明没有偷我娘的鸡,可是,他们却冤枉我,请你主持公道,还我清白。”

  大儿子呢,不甘示弱,针锋相对:“明明是他偷了鸡,还死不承认,必须罪加一等。”

  宋庭长摆摆手:“别说了,大家跟我来吧。”说着,他站起来,走向了窖洞。大家将信将疑,跟在他的身后。

  宋庭长走进了光线黑暗的窖洞,一件件地看家具。可是,那算什么家具啊,破败不堪,有的椅子,破了角,少了腿。而木箱里的衣服,也是旧的,打着补丁。宋庭长又掀开了煮着饭的铁锅,一看,却只是玉米糊糊,一点菜都没有。

  宋庭长又摸了摸被子,也有破洞了。窗户,糊的纸有些发白了,有孔,也有寒风吹进来……

  看着看着,大家心情很沉重。而大儿子与二儿子呢,则脸红耳赤,不敢抬头看大家。

  看完了,宋庭长带着大家又来到了院子:“看到了吧,这样贫穷的一个老人,为了不麻烦儿子们,竟然住在这样的屋里,忍着这样困苦的生活。为了补贴生活,她养了几只鸡,可是,鸡却被人偷走了,她没有礼物去给儿子做寿,你们想想,她心里会好受吗?”

  这时,二儿子再也忍不住了,哇地哭了出来,说:“宋庭长,别说了,我不是人,鸡是我偷的,我愿意赔。”

  宋庭长意味深长地说:“我听说,你们的父亲,在你们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可为了你们,你们的娘没有改嫁,而是含辛茹苦地把你们拉扯大,可是,你们兄弟俩却不团结,常常吵骂甚至打斗,让她伤透了心啊。”

  “我还听说,你家那时很困难。有一次吃鸡,你们兄弟俩都吃肉,肉吃完了,只剩下骨头。而你们的母亲,却在你们上学后,偷偷地捡起鸡骨头,再放回锅里熬汤喝啊……”

  这一说,大儿子也坐不住了,扑嗵一下,他跪在老母亲的面前,失声痛哭:“妈,是我作哥哥的不对,没有照顾好老弟,还让你老生气,你打我骂我吧。”

  二儿子呢,也跪倒了,拉住了哥哥的手:“哥,别说了,是作弟弟的不对,明天,就把妈接到我家去住吧。”“不,还是到我家吧。”“到我家。”“到我家。”……

  调处结果,一家人破镜重圆,重回和谐。

  而宋庭长呢,则谢绝了马连花一家人的吃饭邀请,连夜乘车回镇里。

  可是,走到半路,宋庭长却听到了鸡叫声,一看越野车后厢,大家惊呆了:原来,马连花大娘偷偷地把那只老母鸡,乘黑放在车后厢了。

  这下可咋办?我说:“这一定是马大娘感谢你,才把鸡送给你的。”

  宋庭长说:“不行,群众的东西,一针一线都不能要,快回去,把鸡送给马大娘。”

  我有些犹豫:“这都快半夜了,又山高路陡,天雨路滑,万一出事了咋办?”

  “不行,这事不能过夜,一定要回去。”

  就这样,我们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返回到马大娘的家,把鸡还给了她。

  马大娘看到那只鸡“原壁归赵”后,感动地说:“就是一只鸡啊,你们都这样客气。”

  “不,这不只是一只鸡,这是人民群众对我们法院的信任,可不是小事啊。”

  作者:胡小卫 社会热心群众

  (注:征文投稿,请通过互联网发送至邮箱:nxgyzgb@163.com。联系电话:0951-5915102。)

回到首页】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责任编辑】:马杰
【稿件来源】:宁夏法院网
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北京东路149号 邮编:750001 诉讼服务热线:12368
宁ICP备08100089号 技术支持:宁夏新闻网宁公网安备64010402000111号